manbetx体育

涉嫌、贩毒 足球小将被抓(附图)

马超,河南建业青年队主力队员。就在进看守所之前,他刚通过国家一级运动考试。一个国家、社会大力培养的足球青年,一个未来的希望之星,疯狂抢劫、贩毒和。然而他做这一切只有一个目的,那就是要像香港片的黑社会“老大”一样,要在“黑道”上“出名”。从此,中国未来的足坛上少了一个足球之星,或许中国的监狱里却多了一个罪犯。

2002年1月6日夜,记者随同郑州公安局金水分局刑侦大队参加专门打击“双抢”的“捕狼行动”时,不经意地听到分局刚刚抓获一名嫌犯系建业青年队队员,记者迫切要求刑侦大队副队长徐晖安排采访。

当晚9点30分,记者同徐队长一起来到金水分局侦刑一中队。徐队长推开2楼一间房门,指着蜷曲地坐在床边一个凳子上的年青人说,“他是省建业青年队的主力队员,你采访采访他,或许对年青人们更有教育意义!”

看到记者到来,马超抬起了头,眼睛中充满了迷惑。1.82米的个头,很瘦,说话间,身体不断在床边蹭来蹭去,可能是铐时间长了不舒服。

民警(严肃地):“你现在就是能到韩日世界杯上为中国队踢进10个球,我们也不能放了你,知道吗?”

负责审讯马超的一中队指导员范越军说,他们对马超是十分照顾的,没有让他住滞留室,而是让他住进干警宿舍,由专门的民警看管。对马超的审讯工作一波三折,由于他一直抱着侥幸心理,一次交代一点,像挤牙膏一样。干警们同马超开玩笑说:“你只要掂400个球,就放了你。”马超马上像抓住一根救命稻草一样信以为线个球,你们放了我吧!”

民警们严肃地说:“你现在就是能到韩日世界杯上为中国队踢进10个球,我们也不能放了你,知道吗?”

马超进入警方视线,是因为众多郑州的酒吧、迪吧反映,从去年夏季开始,有一帮歹徒专门在酒吧、迪吧里制造事端,然后趁火打劫,抢劫手机。因此在“捕狼行动”中,金水警方把这一帮歹徒列为重点打击的对象。

1月2日下午3时左右,金水刑侦一中队民警在优胜南路某浴池内将马超抓获,对他的审讯工作当时他就开始了。1月4日他被刑事拘留,1月7日,马超被送进郑州第一看守所,俗称“八科”关押。

马超的审讯笔录有几十页之多,看得出是分5次审讯完成的。每一次马超都交代几件“事”,但交代最多的还是伙同他人抢手机的“事”,总共作案有十几次之多。

据马超交代,2001年7月份,他伙同另外7人到金水区跨越时空迪厅以跳舞为名,寻机闹事,第二天其同伙就把手机卖给了郑州通讯大世界一商贩。、同年8月份,马超等人故伎重演,他们来到跨越时空迪吧后,到处寻衅滋事,不久就同4名男青年发生矛盾,马超的4名同伙上前群殴,马超则寻机抢劫手机,打了一会,他看到昏暗的灯光下,一女青年的手机掉到地上,马超跑上前去,抢起手机就跑了。这是一部爱立信T28手机,第二天马超就把手机以400元的价格卖给了通讯大世界一商贩。钱则自己挥霍掉了。

2001年10月初的一个晚上,马超同另外4名同伙又来到金水区某迪厅,其间他们以借用为名,将一名消防战士的诺基亚8850手机骗到手然后逃出迪厅。第二天,他们把手机卖给通讯大世界一商贩,卖得现金1300元,马超分得300余元……除此之外,马超一伙还先后于2001年8月在郑州大学宿舍内,将一男生的摩托罗拉928手机抢走卖掉,2001年9月在人民公园假山后将一男子打伤后,抢走其V8088手机卖掉。2001年6月在文化宫路口一网吧,将网吧老板的手机骗出卖掉。可以说,马超这伙人看见手机就像蝇子见血一样,不抢就骗,一时间搞得郑州市大大小小的酒吧、迪吧、网吧里的顾客听见这伙人就心惊肉跳。

马超充分利用自己建业青年队队员的身份和1.82米的帅哥形象,骗得姑娘的信任后,残忍地对其进行抢劫和,手段极其卑劣。

据马超交代,2001年夏季,时隔不久的一天晚上,马超又与其他13名同伙相聚,其间,有一个同伙提出要找一个“小姐”玩玩。这时马超又“挺身而出”,他保证能找一个让同伙们“满意”的“妮儿”来。

说完,马超就带着同伙蹿至建设路国棉某厂,以请吃饭为名,把一名非常崇拜自己的姑娘骗出,在棉纺厂家属院一出租屋内,不顾姑娘的苦苦哀求,对姑娘实施。

第一次审讯马超时,马超说由于认识姑娘,自己只是站在一边看,没好意思参加。后来又抓获几名同伙,同伙都证实了马超不仅出面把姑娘骗出,而且对姑娘实施了。这时,狱中的马超才承认了参与的实事。

据马超交代,由于他经常去金水区某迪厅玩,这其间认识了一个叫王三的平顶山人。王三很大方地请马超喝啤酒,两次后,马超便对其感恩戴德。2001年9月初的一天,王三又请马超唱歌喝酒,酒至半酣时,王三看时机一到,就神秘地对马超说:“你知道谁要药()了,就来找我”。马超竟毫不犹豫、心领神会地答应了。

9月中旬的一天,一个叫石永政的年青人在这个迪吧里找到马超,问那里有卖药的?马超便立即去找王三“汇报”:马超亲自把石永政领到王三面前,唯恐失职。不久后,王三告诉马超,他以每片70元的价格,卖给石某6片。

审讯警官问马超,在此次交易中他得到什么好处没有?马超答,一分钱也没得到,就喝了几瓶啤酒。

2002年1月21日,办案警官再次到郑州市第一看守所提审马超时,马超显得十分高兴,他说,早就盼望警察提审他了。提起他的“球史”,马超更是眉飞色舞,津津乐道。

据马超说,他今年19岁,是家里的独生子。他6岁时就开始练踢球,曾在许多小学和中学足球队踢球,后加盟河南建业青年队(三线队)踢球,并多次在比赛在取得好成绩。

1997年,马超被保送进武汉体育学院学习,这中间,马超一直代表河南建业青年队参加比赛。在球队中,马超是主力后卫。1998年,马超代表河南建业青年队,参加了在广西梧州举行的全国U19比赛,此次比赛,建业青年队获得第4名的好成绩。1999年,马超代表建业青年队参加了在天津举行的U19比赛,这一次只获得小组第3名。

马超说,2001年4月,他从武汉体育学院中专毕业后,便参加了河南建业青年队(二线队)还踢主力后卫。就在“进号”前,马超才参加并通过了国家一级运动考试。教练对马超说,以他的水平,马上就可以进一级队踢甲B。

对于自己的犯罪原因,马超说,他在训练中认真刻苦,但生活上却放纵自己,爱唱歌、蹦迪、上网、爱花钱,每月800元的工资不够花,还要向家里要钱花。更由于同社会上一些不良青年混在一起,才导致走上了犯罪道路。

记者对马超的事做半个多月的追踪采访,所有接触过马超的办案民警都痛惜地说:这孩子可惜了!一位警官说,他曾经问过马超为什么这样干?马超说,由于香港片多了,就想学黑道“老大”一样,在黑道上“出名”。

经过一番周折,1月21日下午两点左右,记者打通了河南建业青年队主教练袁志新的手机。但袁教练的一番话却让记者感到十分意外,他丝毫没有拯救队员的态度,而且对此事遮遮掩掩,令人十分费解。以下是记者与他的通话。

袁教练:“我是去年11月份才接手青年队的,听说以前有个马超在队里踢球,但不是我的队员。”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