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博体育maxbextx官网登录

乔杜里复职与巴基斯坦政局

当地时间3月21日清晨,巴基斯坦前首席官乔杜里家门前人声鼎沸,热闹非凡,一面绿白两色的巴基斯坦国旗在支持者的欢呼声中高高悬起。

这是具有历史意义的一天:根据最高法院的裁决,2007年底被前总统穆沙拉夫解职的乔杜里,自此刻起重新恢复了职务。

由于“恢复乔杜里职务”是反对党联盟(谢里夫派)近来一直高喊的诉求,也是其领袖、前总理谢里夫发动一次又一次抗议活动的借口,乔杜里的复职,被认为是扎尔达里总统及其人民党政府的一次重大妥协、甚至失败,至少谢里夫派的许多支持者对此深信不疑。

作为其妻子贝·布托“替补”登上总统宝座的扎尔达里民望并不高,政治基础也不雄厚,而身为首席官的乔杜里对这位当年臭名昭著的“10% 先生”的政治前途颇具威胁,乔杜里的复职势必危及扎尔达里政府主导下、最高法院对谢里夫兄弟“ 不具备参与选举和竞争公职资格”的裁定,影响政权的稳定。从这个意义上说,扎尔达里显然并不情愿作此退让。

问题是恢复乔杜里职务原本并非仅仅谢里夫的诉求。当穆沙拉夫仍在台上时,同为反对党的人民党和联盟(谢里夫派)站在同一阵线,“为乔杜里讨说法”是两党共同的立场,也是投向穆沙拉夫最有力的一枚炮弹。

然而穆沙拉夫的隐退让原本脆弱的共识一下坍塌,作为穆沙拉夫“ 全国和解令”的受益者,扎尔达里显然不愿乔杜里这个不听招呼的异己上位,对自己执政的合法性构成威胁,而对政坛失意者谢里夫而言,乔杜里问题是他最有力的一张牌——他本人在乔杜里被解职问题上并无责任,且自流亡到选举及至今天一直坚持“乔杜里复职”的诉求,打这张牌既可给人“政治守信”的印象,又可借机推翻最高法院对其兄弟“不得参政”的裁定,可谓一举两得。

扎尔达里杯葛乔杜里,不但谢里夫不依不饶,本党内部也难达成共识,且在民众中容易留下“偏私”的不良印象。不仅如此,对美国而言,保持巴基斯坦的稳定,是关乎南亚政治平衡、关乎阿富汗战场侧翼安全的大事,因乔杜里风波而导致巴基斯坦政坛不稳,是美国所不愿看见的。

正因如此,在各方面强大压力下,扎尔达里被迫让步,乔杜里的家门悬挂起国旗,谢里夫派也迅即将全国变作全国庆功。

问题是乔杜里一向特立独行,主张司法独立于行政,以都市中产阶级代言人面目出现,不论代表信德省工商业主的人民党,或代表旁遮普省农民的联盟(谢里夫派),均无法有效控制其言行和作为,自解职至重新出山,他周旋于人民党和谢里夫派之间,一直谨慎避免表态支持任何一方,如今官复原职,于公于私,恐未必会成为谢里夫派的“ 天然盟友”。

更要命的是,和扎尔达里一样,谢里夫同样曾背负多项经济污点,“司法独立”这柄双刃剑,既可能帮他,也可能误他。

乔杜里门前高悬的国旗,是他和谢里夫胜利的象征,但很多人并不会忘记,“如果乔杜里复职,就在他门前高悬国旗庆祝”这句著名的许诺,恰是扎尔达里的妻子、前人民党领导人贝·布托遇害前不久的公开发言,如果乔杜里和人民党彼此需要、彼此愿意,乔杜里的复出,又何尝不可能、不可以包装成人民党的胜利?

当巴基斯坦国旗在乔杜里门前高悬,谢里夫派在街头欢呼之际,人们应清醒地认识到,这并非一次政治争斗的结束,而仅仅是新一轮政坛角力和政治势力再组合的开始。

1、大众网所有内容的版权均属于作者或页面内声明的版权人。未经大众网的书面许可,任何其他个人或组织均不得以任何形式将大众网的各项资源转载、复制、编辑或发布使用于其他任何场合;不得把其中任何形式的资讯散发给其他方,不可把这些信息在其他的服务器或文档中作镜像复制或保存;不得修改或再使用大众网的任何资源。若有意转载本站信息资料,必需取得大众网书面授权。

2、已经本网授权使用作品的,应在授权范围内使用,并注明“来源:大众网”。违反上述声明者,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