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博MANBETX客户端

大贬20%!欧元危机才刚刚开始

海外金融市场风起云涌。欧美股市已齐刷刷连续暴跌5日,纳斯达克回撤6%,德国DAX回撤5%。

股市还算好,更惊心动魄的是汇率市场。昨日,欧元兑美元在7月中旬跌破1:1平价之后再度跌破。现价0.99208,续创20年新低,较去年初累计贬值20%左右。其中,最近8个交易日暴跌3.9%,跌势极其惊人。

在经济和金融市场被持续放血之后,欧洲有意试缓俄乌局势——德英法等欧洲6国7月未向乌克兰提供任何新的双边军事援助承诺。而身处战争的俄罗斯显然并不愿意放下拿捏欧洲命门的能源武器。

在8月19日,俄罗斯天然气工业股份公司表示,“北溪-1”天然气管道将于8月31日至9月2日进行例行维护,暂停供气3天。即便检修完成后,并且装置没有技术故障,天然气运输将恢复到每天3300万立方米,仅为管道满负荷的20%。

受此举影响,欧洲基准天然气价格在周一一度大涨21%,德国电力价格首次突破700欧元关口,达到创纪录的710欧元/兆瓦时。

俄乌之战的始作俑者美国,似乎也并不愿意很快看到战争结束。8月19日,美国白宫发表正式声明,将继续向乌克兰提供价值7.75亿美元的军事援助,包括“海马斯”高机动火箭炮系统、扫雷设备、防地雷反伏击车等等。另外,8月20日晚间,普京的智囊”哲学家杜金之女杜金娜在一起汽车爆炸中遇刺身亡。22日,俄方称这是一起由乌克兰特勤部门策划的袭击事件。有分析人士认为,这背后应该少不了美国的影子。

俄乌之战,多方势力角逐。赢家先不下定论,但大冤种一定会有欧洲。一方面能源极其依赖俄罗斯,另一方面又冠冕堂皇地极力制裁俄罗斯,挥刀自宫。一方面紧跟美国高举西方阵营的大旗,另一方面又不得不面临欧元兑美元中长期跌破平价被美收割的惨烈局面。

欧元汇率的决定因素,除了货币政策外,更为重要的是经济表现。欧元区经济心脏无疑是德国,基本可以这样认为:德国兴,欧元强,德国衰,欧元弱。

2019年以来,德国已经落后于七国集团的所有其他经济体。经通货膨胀调整后,德国一季度GDP相较于疫情之前还要萎缩将近-1%。今年二季度,德国GDP环比增长率为0%,低于预期的0.1%,较去年同期仅增长1.5%。而欧元区二季度GDP环比增长0.7%,较去年同期增长4%。

其中,今年5月,德国外贸异常罕见出现31年来首次贸易逆差。而外贸对德国至关重要,占经济比重的47.5%,对欧元区以外的出口占比30%左右。

可见,德国经济在疫情后大放水后,复苏最慢,目前已经停滞增长。其实,接下来的三四季度,更不乐观。

今年7月,德国制造业PMI为49.3%,跌破50荣枯线月PMI为49.2,远低于6月份的52.4。PMI全面陷入收缩后,衰退将被现实所追认。

公共消费占GDP总量的23%左右,对德国也非常重要。但7月消费者信心指数已经跌落至-30.6,创下1990年两德统一以来的最低记录,比2008年金融危机和2020年新冠危机的时候还要低迷与悲观。

德国经济遭遇重创的重要因素就是俄乌战争之下,能源、电力等多重危机爆发,促使通胀持续失控。

周一,洲际交易所荷兰TTF天然气期货9月合约价格报287.2欧元/兆瓦时,较上周五收盘价上涨了17.44%,较2020年5月上涨至少超过50倍。而德国次日交付的基本负荷电力价格当天上涨超23%,同样创历史最高纪录。

电力是经济生产生活的最基础能源,不可或缺。但德国方面却遭遇了多方面的严重冲击。除了俄罗斯断气冲击外,德国还在今年遭遇了百年一遇的严重的高温、干旱恶劣极端天气。

一方面,这会大幅加重电力的需求与消耗,另一方面,重要运输航道,诸如莱茵河水位降至无法完全通行的34厘米,接近2018年以来的最低水平。这严重阻碍了水路运输,导致包括德国最大炼油厂在内的工业设施的运营受到影响。而每年有数百万吨的铁矿石、煤炭、化学品、石油产品和其他货物沿莱茵河运输。

这一切的一切会让德国的通胀形势更加严峻。今年7月,德国CPI高达7.5%,略低于6月的7.6%,仍然处于历史的高位水平。其中,能源产品价格同比上涨35.5%。

7月的PPI同比大增37.2%,创下1949年开始统计这项数据以来的历史最高记录,环比上涨5.3%,远超市场预期的0.6%。要知道1970年代大通胀的时候,德国PPI也就15%左右。

PPI与CPI悬殊30%之巨,这会有很大问题。一方面,企业会继续转移一部分成本给消费者,继续促使CPI继续走高。一方面,企业利润被大幅压缩,严重亏损,面临倒闭潮的重大风险。

对此,德国财政部哀叹:“德国经济的未来前景,肉眼可见的黯淡。”另外,德央行于22日表示,德国经济陷入衰退的可能性越来越大,通胀率将持续走高,今年秋季可能达到10%以上。

木水桶效应告诉我们,木桶能装多少水,并不取决于最高的那块板,而是最低的那一块。德国是前者,意大利恐怕就是后者,始终威胁着欧元汇率的稳定。

观察欧洲有没有危险,有一个非常直观的指标就是:德国与意大利10年期国债收益率之差。

8月22日,意大利10年期国债市场突然惊魂,有一刻去到了令人咋舌的4.5%的水平,目前又大幅回落至3.632%,较8月16日的3%大幅上涨22%。

目前,德国与意大利10年期国债收益率之差悬殊232个基点之多,非常逼近2011年7月主权债被下调评级的时候了。意大利10年期国债4%被市场看做是死亡线,因为这个水平的发债成本下,意大利的财政负担不可持续。不可持续,也就意味着意大利主权违约的风险大增。然而,今年6月中旬前后以及昨日,频频挑战4%的红线,令市场风声鹤唳,担忧欧债危机会再次重演。在我看来,市场的忧虑是有道理的。

意大利从上一轮欧债危机中挺过来了,主要靠欧央行大规模QE印钱来购买其国债,让债务得以延展。那之后,德国在实质性削减债务,而意大利疯狂增加债务。按照《稳定与增长公约》,政府负债率不能超过60%,意大利一直高高在上、遥遥领先欧洲五国,疫情之前已经飙升到130%,是规定的2倍多。疫情之后,更是直接飙升至150%以上。

另外,葡萄牙、爱尔兰、希腊、西班牙的2021年政府债务率分别为127%、56%、193%、118%,而2009年分别为75.6%、61.8%、109%、53.3%。欧猪5国里面仅有经济体量最小的爱尔兰小幅削减了政府债务,而其他4国债务水平持续攀升,高的令人咋舌。

其次,新冠疫情、俄乌之战等对欧元区经济体的冲击是普遍的,且经济强国受灾更为严重。

上一轮欧债危机,是从外围经济实力很弱、债务压力大的希腊开始的,并逐步蔓延至西班牙、爱尔兰、葡萄牙等国,并进一步威胁至核心经济强国。而欧元区核心有很强的经济韧性以及强大的信用背书,欧央行得以通过大规模QE印钞缓解债务危机。

而这一次完全不一样。首先,德国经济快速恶化,受灾严重,无法再向过去那样给欧元区外围国家提供强劲的信用背书。其次,本轮通胀爆表,将极大限制欧央行朴素的印钞。今年7月,欧元区19国7月份通胀率为8.9%,超过6月份的8.6%,再创历史最高记录。其中,很多欧元区国家的通胀率已经突破10%,其中西班牙为10.8%,希腊为11.6%。

为了遏制恶性通胀,欧央行无法维持低利率甚至负利率水平了。7月21日,欧央行宣布大幅加息50个基点,超出市场预期25个基点。同时,欧央行推出反金融碎片化工具TPI。这旨在购买融资状况恶化地区所发行的债券,被市场戏称央行在紧急状况下拯救意大利。

但在我看来,当经济大面积衰退来袭,即便有欧洲央行TPI的承诺,外围国家依然难逃当年的“欧猪”宿命。用印钞掩盖各种危机与风险,前提是通胀这只恶魔没有被放出来。当如今,通胀在欧洲已经失控。

当前美联储、欧央行持续激进的货币紧缩之下,意大利为首的欧猪五国的债务违约问题更容易被点燃。一旦如此,会有什么严重后果?

要知道,2021年末,意大利公共债务高达2.67万亿欧元。其中,意大利央行持有的政府债务(国债)大致为23%,国内银行为19.8%,而外国投资者大致为30%,包括欧央行以及英国、法国、瑞典等国家的金融机构。

不管是德国,还是意大利的问题,最终都会以欧元危机的方式呈现出来,欧元兑美元还将持续贬值。

美元精准狙击欧元并非没有先例。1999年,欧元正式发行后不到3个月,美国主导的北约就发起科索沃战争。这场战争不仅在南联盟造成人道灾难,也导致欧元刚呱呱落地就持续贬值,动摇国际资本对欧元的信心。

2009年,高盛联合两家大型对冲基金通过购买信用违约互换保险的方式专门针对希腊展开了金融攻击。与之配合的是,美国三大评级机构几乎同时把希腊的主权评级大幅下调(惠普、普尔从A-至BBB+)。没过多久,三大评级巨头又对西班牙、爱尔兰、葡萄牙等国进行主权信用降级,导致债务危机逐步蔓延开来。

高盛领携的国际投行大势做空希腊、爱尔兰、西班牙、葡萄牙和意大利的CDS头寸(信用违约互换),赚取巨额利润。另外,相关主权国的CDS价格飙升,严重打击市场信心。与此同时,资本大举做空欧元汇率,从2009年末到2010年3月巨贬10%左右。

这一次呢,欧元恐怕很难逃脱被华尔街惨烈收割的命运。为了维系美元全球霸权,盟友利益算个球。

概念追踪 重磅!国常会支持中央发电企业等发行2000亿元债券 电力资产证券化热潮有望来临(附概念股)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